悲情王子——林平之

作者:周星 发布:2017-10-07

        林平之是我金庸小说中最喜爱的人物之一(另外一个是康熙),他的故事堪称东方的王子复仇记,在很多无良编剧的笔下,电视剧中的林平之被塑造为一个变态、至邪之人,而金庸小说中的林平之却非常具有人格魅力,很久前就思考为这个人物写些什么,今天偶然看到一篇别人整理的东西,其中的大部分内容看过之后深有同感,现借花献佛。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林平之的生平

        林平之为福建福威镖局的大少爷,原为一名武功低微但教养良好的纨绔子弟。某日于酒铺中为华山派岳灵珊易容而成的“不会武功的丑女”出头,过程中误杀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之子余人彦,因此直接遭致林家的灭门惨祸,眼见全家几十上百口在一次又一次的恐怖威胁与血腥袭击中被尽数屠戮,父母更是在余沧海与木高峰的虐待下死去。而真相却绝非如此简单,实际上,是林家的家传剑谱“辟邪剑法”引起武林中人觊觎,无论余人彦是死是活,林震南一家终究逃不过险恶江湖的迫害。
        林平之曾遇木高峰被其诱骗,至衡山因出声救令狐冲而被余沧海发现,余木二人对林平之两相争夺下,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出手调解,令林平之大为感动,又心生崇敬,终于拜入华山门下。父母双亡后,林平之誓报灭门大仇,日夜勤奋练武。过程中被师姐岳灵珊所爱慕,林平之亦渐渐为她所感动生情,二人月下同行,宛如一对璧人。实则岳不群早在灭门之时已派人至福建监视林家,平灵的爱情也是岳不群为盗谱而刻意制造机会而成,在林平之几乎被一剑杀死之后,识破岳不群阴谋并认为岳灵珊对其感情亦是阴谋之一部分。

        林平之一心雪恨,并在岳不群的迫害下与其争锋相对,处处提防,几番死里逃生。在悬崖蛰伏半月,九死一生终于从岳不群手中夺回辟邪剑谱。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其时腹背皆敌,处处杀机,而林平之身上仍有血海深仇未报,只能修习辟邪剑谱。为瞒过岳不群耳目,佯装不知真相,与岳灵珊结下有名无实的婚姻。后剑法初成,约战余沧海,途中偶遇木高峰,最终展开了以一敌二的复仇之战,兑现了以家传武功手刃仇人的誓言,却也因此被毒汁所伤,双目失明,再次身陷追杀危机。

        其人本富贵貌美,善良侠义,父慈母爱,平安快乐。然一朝惊变,便开始了一生的劫难:被折辱,被灭门,被追杀,流浪,被争抢,被掠夺,被最尊敬的人欺骗与迫害,被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而他对自己更狠:在极度阴暗险峻的环境里磨砺出深沉精明,为得一个活下去复仇的实力挥剑自宫,因修习天下至阴至邪的武功而变得非男非女、狠辣凶残,最终得以向仇人展开以牙还牙的报复,一洗血仇恨怨。为此不惜付出瞎眼,破相,重伤,终身残废的代价——他尽孝复仇的执念,惨烈而忘我。

        彼时身心俱残,精神上的崩溃失常之态已慢慢呈现,却仍坚定言道:只要大仇得报,一生决不后悔。

        他向岳灵珊抖出岳不群的与阴谋与自己的一切,岳灵珊伤心不已,因为他认为她欺骗他,早已不相信她。此时嵩山派劳德诺忽然出现,邀约相逼。林平之在与岳灵珊口角争执后一剑刺向她,言自己便是为向左冷禅宣示投靠之决心而杀人,岳灵珊却说他不是故意杀她,至死不能忘情。

        他亲手葬送了世界上唯一爱他的人的性命。因报仇成功,江湖上人尽皆知他是一本活剑谱。及至此时,世上只剩想要争夺或逼杀他的人,与冷漠的旁观者,再没有人会去关心他。他被劳德诺带去嵩山。他终于踏上不归之路。 

        林平之在书中的最后一现,是与左冷禅一道,为伏击岳不群而布局华山思过崖山洞。作为洞中最后一个出场的人物,他在左冷禅的指示下从黑暗里步出,对误入战局的令狐冲举剑杀向。终因失明而为“无声慢剑”暗算重创,后被令狐刺废四肢。

        小说尾声提到令狐冲将林平之关在西湖梅庄地底的黑牢之中 。书里说如此他便会很安全,再没有人能害到他。可他百劫之后得到的庇护,竟然是指被终身囚禁吗?

        金庸在后记里写道,“林平之是一个政治人物” 。他极力甚至狂暴地反抗着命运,终究敌不过历史的潮流。

与岳不群

        林平之的一生有四个重大转折点:1.林家灭门,2.福州遇袭,3.自宫练剑,4.报仇盲目。这四点,每一次,都改变了他之前所走的人生道路,最终将他带上了一条不归之路。而在这其中,对他本人影响最大的,竟然最不起眼的一点——福州遇袭。这里就要引出林平之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岳不群。
        灭门之祸,何其惨烈。但林平之在被灭门后还有保有一颗纯真的心灵,宁做乞儿不做盗贼,不向侮辱自己的农妇出手,被同门欺负绝不还口,仇人睡觉时不出手报仇,余沧海被围剿时仍要一对一公平决斗。他甚至还很多美好的幻象,他总天真地觉得会有人会帮助自己,帮无辜死去的家人讨回公道,他初次见到岳不群的时候顿生的崇敬之情,让他看到了希望和光明,却不知世界绝非他以为的那么简单。

        当岳不群设下重重圈套盗取林家的辟邪剑谱,当岳不群一剑砍向他——他的世界崩塌了。是了,没有岳不群的一剑,林平之的精神支柱不会垮掉,也不见得会练辟邪剑法,他所遇见的人里,唯一对他“好”的人竟然也是和余沧海、木高峰一样的人。不,余沧海和木高峰只是对林平之进行肉体上的折磨,而岳不群却毁掉了他的道德信仰。当他日益看穿了岳不群的假面具,当他发现身边最亲近的人竟然是这个人的女儿(棋子),谁也得崩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伤心比伤身更伤重,难怪比起余沧海木高峰,林平之更加鄙夷的人是自己曾经最敬爱的师父岳不群。

        偶像的破灭造成了他人生观的极大冲击。这里林平之很可能改变了自己的认知。甚至可能有“我以前的想法都是错的,这才是真正现实”的偏执。就林平之人生蜕变的过程来看,岳不群其实是一个催化剂,更根本的原因是命运造成他对世界的绝望。在正常情况下,对于接踵而来的邪恶,林平之可以用本有的侠义道德来抵挡,但对于生命和世界的绝望,迫使他走向疯狂。

与岳灵珊

        他忘不了那一夜。自那天开始,他心中隐隐藏着一个很恐怖的假设:岳家父女跟木高峰、余沧海等其实都是一丘之貉,为了掠夺林家的辟邪剑谱,父女二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利用美色与亲情合谋骗他乖乖奉上家传之宝。 每次想到这里,他全身如堕进冰窖般冷冽,心给噬脐得如撕裂般疼痛。 当他想到第一次教她唱歌时的俏皮;当他想到她在他受伤时衣不解带的细心照顾时的紧张;当他想到她在雪人刻字时的深情;当他想到她知道快要跟自己成亲时的喜悦……他真是感觉到她如外表一样,那么的纯真可爱。 只是灭门当天,她为什么要扮成一个丑女,千里迢迢的跑来他家附近开店铺? 她明明那么厉害,为什么要装不会武功?为什么青城派与林家的纠纷因她而起,她却旁观灭门而见死不救?为什么是她教自己练剑?为什么她总是问自己辟邪剑法的招数?她原本跟她的大师兄感情非常要好,为什么会主动爱上自己?为什么她总是那么热心的去帮忙去找剑谱?为什么发现袈裟那一天,她比他本人还要高兴?
        屏风里岳氏夫妇的秉烛夜话终将他恐惧之极的想像化成残酷真相。

        他紧握着袈裟的手不停的抖震——

        他的颤动,是他深确认为自己和家人的劫难是有计划安排的。由她去福州开小酒店开始,便开启了这个「请君入瓮」的计划了。岳家父女的一切虚情假意,一切的矫揉造作,原来都是冲着这剑谱而来的。

        他的颤抖,是他觉得这刻才真正了解自己一直生活在狼窝中而不自知。这里,原来比腥风血雨的江湖更危险。

        他的颤栗,是他揣测到人性竟能卑劣到这个地步。在冠冕堂皇,满口正义的伪装下,内里竟是龌龊得令人发指的渣滓。所谓的正义,所谓的公平,全都是用来欺骗无知笨蛋,好等那些伪君子用来掩饰自己令人作呕的行为。

        他醒觉到,天下不单没他容身之所,更没有他能够相信的人,也不存在爱。只有手上那片袈裟,尽管,那是要出卖自己的灵魂,但是,只有它,他才有能力活下去;只有它,才有能力实现自己心愿。

        长河渐落晓星沉。紧握袈裟的双手,不再颤抖了。

辟邪之路

        公道原来不在人心,却在那林家辟邪剑谱中。他猝不及防,一片红云倏然间已在眼前飘落。他忘了自己身处万呎悬崖,脑中只想到他父母惨死时的影像,眼里只有那片快要飘落云雾缭绕山谷去的袈裟。他右手搭在崖上,拼命的将身子向深渊挤去,千钧一发之际,他左脚将袈裟勾到了。
        山上冷风拂体,剑谱上那灭绝人性的八个字,如火舌般张牙舞爪,狠狠的烙在他心上,与思维炽热地交战着。

        自幼娇生惯养的、全然不识人间险恶的、忽然间被摧毁到只余绝望的林平之,在那一夜,做下了一个对自己最为残忍的决定:宁愿牺牲男人的尊严为全家报仇雪恨,也不要在仇人的监视下靠仇人女儿的石榴裙庇护屈辱的过一辈子。

        辟邪剑谱是林平之的劫,也是他所谓的缘。林平之的机缘要他万劫不复,可林平之是真男人,他若是知道日后之事,却一定仍会不回头的走到底,正如他自己所说,就算付出再多,一生决不后悔。自宫练剑,痛楚与耻辱无以复加,他本性那样清高好强,心理真不知要扭曲至何等地步。

        林平之是真男人,是吗?不是。物理意义上不是,林公子挥刀自宫,从此不是男人。林平之复仇的这一章节是金老爷子笔下最阴邪的一段:冷艳高傲的复仇少年,穷途末路的一代宗师,对峙间阴寒腥甜的血气扑鼻而来。林平之以冰冷尖细的嗓音将仇人狠狠嘲讽,以玉女剑般的神态风姿将敌人像猫耍老鼠一样玩弄个够,再慢慢砍杀。复仇的少年露出美丽而残酷的笑意,优雅又怨毒地虐杀敌人,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无极的胆寒与恐怖。

        然而我不觉得他恐怖。金书中其他有过惨痛过去、因仇恨而扭曲的人,不但会报仇,还会大肆牵连无辜,谢逊、李莫愁、夏雪宜、叶二娘无不到处掀起腥风血雨。我永远记得,一个被唾骂为最丧心病狂的美少年,林平之,他的复仇没有牵连哪怕一个无辜。我还觉得他是真男人。一直记得复仇后他断然拒绝令狐冲伤药的样子,像极了一匹垂死却依旧桀骜孤高的狼。

倪匡

林平之的体内,蕴藏着一股常人所没有的狠劲,他用这样的狠劲对付自己,对付仇人。他在全身充满仇恨之下,努力而上,不惜一切代价去复仇,从来也没有人能坚持到像他这样惨烈的,而他却一直勇往直前。最主要的是,他的仇恨全都不是自己找来的,而是横逆而来,来着他全然无法预测的外在力量,他全然身不由己!某种意义而言,他做的极好,唯一不好的是杀死岳灵珊,可他那时极度痛苦与疯狂的心态,却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林平之此人,不是上上人物,就是下下人物,无中间路可走。在我看来,林平之,是上上人物。

孔庆东

林平之长得清秀,但性格刚烈,他不是江湖人,但是他不得不踏上江湖这条路。不仅因为他要复仇,而是,即使他不这样走,别人同样不会让他存在。这种复仇不仅是为死去的亲人讨回公道,同时,也夹杂着一种家族的荣誉感,一种源于生命本能倔强的冲动。
在人生的寒夜里,他体味到的是屈辱,卑劣,龌龊。在仇恨的黑夜里,等待得太久的他,已经没有了接受温暖的能力。他没有了鲜活的生命,只是自己的工具。他的目的很简单,他没有那些名门正派的领袖那样的“雄心壮志”,他只想复仇。他不是令狐冲,两人的境遇是不一样的,一个是进出自如,一个是无路可退。

当你仔细的读完《笑傲江湖》这部小说,你会总结出林平之身上有这些特点:

善良孝顺、重情重义;

行侠仗义(开篇为“丑女”出头);

内向、内敛、沉稳(话语不多,从来不油腔滑调);

隐忍(带着重仇忍辱负重练习武功,发觉了岳不群的伪君子嘴脸之后也忍着,终于拿回了辟邪剑谱);

谨慎、心思细密(连岳不群这个老狐狸也瞒过了;听岳灵珊说青城派弟子拿火把就知道他们要来烧车);

极其聪慧且刻苦(其他华山弟子要学几年才能练的招数他才来几个月就会了,为了练剑岳灵珊来找他玩他拒绝,很刻苦);

具有洞察力(岳不群伪装得那么好,他也发觉了不对,夜间去听岳不群和妻子说话连续多天终于有所发现;在落难时见到木高峰就知道可以暂时借用他来躲避当前的敌人);

十分有耐心和毅力(在悬崖上盯岳不群连续那么多晚);

具有胆识(敢喝旁门左道的五毒酒,年纪轻轻就敢和老江湖恶人周旋);

目光长远、着眼于未来(考虑到今后要报仇,可以忽略当下的艰辛);

有目标有计划有目的性(这个是显然的);

念旧重情(矢志报仇,为马流泪,下人死了不顾生命危险也要去背回他们的尸身)。

这样的人,如果我是小师妹,我也会喜欢。

博主总结:

林平之身上有很多金庸小说其它角色的影子,他同段誉一样为富家子弟,但他并非纨绔子弟、浪荡公子,反而比一般人更坚韧、刻苦;他同萧峰一样身世悲惨,但萧峰至少还拥有几位挚友,一个真心所爱,几个贵人,而他身边全都是对他别有用心、心如毒蝎之人;他同谢逊、金蛇郎君、李莫愁等人一样一生被仇恨所主导,却从未滥杀无辜;

林平之最后的结局让人痛惜,原本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高富帅,却莫名其妙的因为一本邪书,毁了一生。

全文参考自 百度百科

支付宝扫码赞助博主


评论(1)

Qq2

qkrfys第1楼

就像倪匡講的, 林平之唯一不好的就是殺岳靈珊. 他不殺岳靈珊, 其實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 不會搞到自己毫無退路

2016-02-13 05:34:23